吃货 | 在首都最“嗨”的消夏方式:月下撸个串,卤煮加花毛,你用的是哪样?

更新时间:2017-07-03 00:00 点击数:

经公众号“芝麻匠通讯社"(微信ID:ZhimajiangNews)授权转载。

京城的夏日,虽没有南方那般潮湿闷热,却也是高温难耐。


每年这时候,人们最期待的莫过于夜幕降临后的那份凉爽。下班后约着朋友,喝杯啤酒,闲叙两句,最是惬意了。碰面的小店可以是街边叫不上名字的大排,也可以是隐藏在胡同里的小馆子。菜品不一定多,却一定是熟悉的味道。

 

老北京的夜市,一个充满烟火气、人情味的聚会场,多少年过去,这里饱藏着一代代人最难忘的回忆。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
北京夜市的兴起


说起来,夜市并不是北京本土的产物。老话讲“过午不食”,几十年前,老北京人没有吃夜宵的习惯。

 

1963年,一位日本人对于北京城的夜生活是这么描述的:


这里的夜晚令人陶醉,满天的繁星,婆娑的树影,静谧的街巷,街边三两乘凉人窃窃私语虽冷清,却令人感到祥和、平安。(《北京日报》)


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北京商场的售货员是与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一起下班的。华灯初上之时,也是整座城市下班的信号。


那时候的人们,饿了就上店里来碗卤煮,或是街边小摊吃碗馄饨。这些更偏向于正餐的“夜宵”,在人们看来,就是填饱肚子的小食儿。


卤煮火烧 京报网 王海萍/摄


那时候的店铺,也没有通宵达旦地营业。20世纪50年代中期,东安门外大街路北,每到晚上有几家馄饨摊电灯高挑,热气腾腾,小店一直营业到凌晨一两点钟,已经算是难得。


一直到了80年代,北京的夜生活才算正式拉开了帷幕。


1988年,簋街有了第一家24小时的餐馆。“大排”这个产自广东地区的特色,逐渐被京城人士熟知,那些没有华丽门面、散布在街头巷尾的饮食摊越来越多、生意也一天天火爆起来。


1992年,《北京日报》的报道称:


就像雨后春笋,也不知从今年的哪天起,北京的大街小巷,忽拉拉冒出无数的街头餐桌。虽说比广州的排起步晚,但京城的排发展迅速。低的有白面馒头、绿豆粥,小菜免费白送;高的竟有正宗西餐、西点。当然,大多数的排,都是经营家常菜。不完全统计的数字是,今夏的大排,不下500家。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
那些年的繁华夜市


“羊肉串儿,羊肉串儿,现吃现烤,快来吃,快来看!”


80年代的东单头条夜市,早早地就热闹了起来。烤羊肉串、鱼园汤、烤鹌鹑、炸灌肠、米豆腐、烤鱼……不同店家经营着各式美食。


一串串新鲜的羊肉串,放在没有火苗,但又烧透了的火红的木炭上,把羊肉串烤过一遍后,迅速撒上孜然和辣椒面等调味品,再继续烤三四分钟后就齐活儿了。端上来,那叫一个香味扑鼻、外焦里嫩!


东单电话局前的四五十张饭桌上,经常能看到手持“大哥大”、开着夏利车的“吃主”扯着嗓门聊天、大快朵颐撸串。


烤羊肉串 北京日报图


别看兴起没多久,这里对卫生的管理却是极为严格,签子、餐具都必须经过细致的消毒处理。这样一来,顾客吃着放心,买卖也兴隆。过往的市民和游客花几个钱,就可以吃上来自八方的风味小吃。


无独有偶,北太平庄夜市也曾红极一时。


当时有留学生写到:


首先吸引我的是一排六辆小车子,蓝色的车身上写着拐弯的字,里面的炉子上排放着很多铁丝串着的东西。问了别人才知道,这就叫“羊肉串”,听说这是新疆著名小吃。


卖羊肉串的人戴着漂亮的小帽子,我不明白他在喊什么。问了才知道——“来,来,来!朋友,姑娘,吃了我的羊肉串,你会更漂亮!”我买两串吃了,真香!我想我一定会漂亮起来。就为了这个,以后我一定还来。(《北京日报》)


从卤煮、馄饨,以及家常菜,到烤羊肉串,北京夜市的美食日渐丰富。正如当时的报道所称:“餐饮业简直就是‘世界饮食文化大合唱’。边疆少数民族风情餐馆俏京城,为首都餐饮业增谱了一行亮丽的音符。”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
80年代,最让人难忘的还要数东华门夜市了。


这个创建于1984年的美食、娱乐胜地,于次年正式营业。它东起王府井北口,西到南河沿北口,全长三百多米,占据了东华门大街道路路面的北半部分。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 

113个摊位的国营、集体、个体商户同场竞技,风味小吃、手工艺品、冷饮食品、时兴的夏令服装等一应俱全,还有电子游艺机助兴。


过桥米线、鱼丸汤、酸辣粉、炸蝎子、羊杂汤、爆肚……抵挡不住的美味让人眼花缭乱、垂涎欲滴。


2000年9月7日,东华门夜市经过改造正式形成小吃街,并改名为东华门美食坊夜市,成为北京夜生活的一大亮点。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
烤翅、花毛、小龙虾


北京的夜市,除了羊肉串,还盛行吃鸡。


俗话说,“无鸡不成席”,北京人不仅喜欢吃宫保鸡丁、溜鸡脯、烧鸡等美味菜肴,在夜市上鸡胗、鸡翅也是必点菜。


尤其是前几年,烤翅风靡全城,“至尊麻”“变态辣”等特色口味吸引着年轻人的味蕾,一时间各种特色烤翅店林立。


2011年5月,北京一家烤翅店亮相南锣鼓巷,小店“不食南锣一对翅,白来京城胡同游”的倒写对联吸引顾客驻足观赏、品尝。北晚新视觉供图


随着全国各地美食的涌入,大众的口味也在不断变化。近几年人们又重新对小龙虾产生了极大热情,常常在簋街一座难求。


麻辣小龙虾 京报网 王海萍/摄


当然,也有人们一直钟爱的,例如随处可见的关东煮。鲜嫩的鱼丸、虾丸、香肠随意挑选,配上北京地道的芝麻酱,绝对是深夜抵挡不住的美食诱惑。


大排关东煮 京报网 王海萍/摄


再如,经典的下酒菜:花生和毛豆。


北晚新视觉供图


夜市的毛豆大多够嫩,剪掉豆荚两端,放水加盐,再放些桂皮等调味。吃的时候不用剥皮,将其放在齿间,豆粒顺势就挤出来,即使凉了吃也别有风味。


一颗颗花生经盐水浸泡,更加饱满,剥壳去皮,不一会儿也半盘下肚了。

 

街边一隅,叫一盘“花毛”拼盘,来两杯冰镇啤酒,几位挚友酣畅淋漓地喝几杯,好不痛快!


两千多年前,孔老夫子有言: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


今天看来,用这句话形容夜市再也合适不过。夏日的夜晚,邀上三五好友,在那家经常光顾的馆子里,吃的是地道美味,说的是酒后真言,不失为人生一件乐事!


好 文 推 荐


一句大白话胜过千条枪的红军标语:国民党旅长表示很怕“穷人不打穷人”的口号

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近一个世纪,但今天的人们不会忘记共产党当年那些充满革命斗志和豪情。而在湖南东南部的炎陵县红军标语博物馆中,我们更能切身体会到那个激情的燎原岁月。

点击图片进入文章


侵华战争日军何以敢以一挑五?陆军轻兵器产能竟不如中国地方军阀!

九一八事变后的中日关系,一直如车行刀刃之上,时有彻底倾覆之险。

点击图片进入文章


二战后以轻步兵为主的亚洲巷战:中国的四平攻坚战、越南的奠边府战役为何都能以弱胜强?

在二战之后的漫长岁月中,苏式巷战却没有得到全世界各国的追捧。相反来自中国的,强调步兵在城市战核心作用的巷战战术,却成为亚非拉美很多国家争取独立自主的法宝。

点击图片进入文章


△点击图片查看


国家人文历史

微信ID:gjrwls

长按关注

吃货 | 在首都最“嗨”的消夏方式:月下撸个串,卤煮加花毛,你用的是哪样?
图文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