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御赐的绣春刀,那就握紧你的狼牙棒

更新时间:2017-07-27 00:00 点击数:

三年两部《绣春刀》,有人去看男主角的颜,有人去看女主角的眼,还有人去看明史与现实的相似点。但应该也有不少人像我这样,一见倾心、百看不厌的,还得说是里面的兵刃。

那感觉自有一种英雄好汉的惺惺相惜:费心费力不计回报,各种包装陪衬讲故事,就为Novum Organum凹造型出场时识货人哇呜一声没忍住的低呼,对全天下的工具主义者——无论是家里的锅碗瓢盆拉出来能开二十国峰会的厨具狂,还是出门买个菜包里也要装上18把化妆刷和7种修眉刀的美妆达人——来说,这种情意结,真真都是一样一样的啊!

学院派名词解释时间:Novum Organum,科学和哲学史上划时代名著《新工具》的拉丁书名。作者弗兰西斯·培根——文艺青年大约都读过他写的哲理散文,吃货青年大约都尝过为纪念他而发明的煎蛋和金针菇。虽说这哥们据说人品不大靠谱,但我却一直对他抱有特殊好感:一是人家文章写得真不错,二是人家死的真光荣:在冰箱还没有发明的1626年,为了解决鸡肉冷藏保鲜的难题,大冷天儿的站在风雪地里观察试验,因此感染风寒,一病不起。

啥叫真吃货!啥叫为科学献身!

回到《绣春刀II》里的新工具,有沈帅哥比上一部更花式闷骚的绣春刀,有郑掌班以形补形、不行也行的流星锤,还有丁师妹神奇女侠同款的短刀圆盾。但将我一秒圈粉的,却是丁泰老师手中那根挥舞起来虎虎生风、十足带感的狼牙棒。

为什么?这事儿说起来话长。

顾名思义,狼牙棒,首先是根棒。棒子是啥?人类最早使用的打击型生产工具。根据《中国科学技术史·军事技术卷》里的考证,森林里满地都是的断树折木,就是原始人就地取材的武器库,而到了新时代晚期,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学会了对天然的棍棒加以简单加工,或削尖以便击刺,或嵌锐物以利剖割,或安装重物以助锤击。前不久新闻里报道的75岁昆明老大爷用木棍和铁丝自制狼牙棒、四十余年捉贼六千,固然真实性和细节有待推敲,可至少说明一件事:狼牙棒作为一种制作简单、成本低廉、伤害主要来自使用者的两膀子力气、不需要长期专业训练的武器,其特性可谓是与天壤而同久、共三光而永光。

正因如此,金庸在《射雕英雄传》开头把狼牙棒装备给打前哨的金军骑兵头领,在我看来,就是太明显的破绽了。冷兵器时代,骑兵的马比人金贵,马战武器以轻快灵动为上,进攻时速度为王,拎着根长大粗重、满身是刺、搞不好未伤敌先坑己的狼牙棒驰行三百里,到战场不用动手,简直可以直接高唱“草泥马之歌”投降。

人设为炮灰的步兵小卒,才是狼牙棒这种低级武器的正牌装备对象:兵器如其兵,成本不过三块五毛,丢了就当白扔,但占据地势之利防守时,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对付钱堆出来的重骑兵,更是敲倒一个就回本儿。没看电影里手上拿着御赐绣春刀、家里还藏着拼爹宝刀的沈炼同学,跟丁泰一打眼儿,就识出对方的底细么?

你边军啊~~~

潜台词是——没钱没势没后台,战死沙场没人埋。

再想想,使绣春刀的沈炼连着当两回备胎,一帮吃瓜群众就群情激愤的不行不行的,但使狼牙棒的丁泰呢?论武功论脸都不差事吧,每天跟着英姿飒爽的师傅和师妹,最后为了保护人家命都丢了,却连个备胎都当不上,还不如一有大事就没影的俩师弟。

而金庸小说中的金毛狮王谢逊,一出场“身材魁伟异常,满头黄发,散披肩头,眼睛碧油油的发光,手中拿着一根一丈六七尺长的两头狼牙棒”,但就算在众人眼中“威风凛凛,真如天神天将一般”,加之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明教集团高管,天南海北想去哪儿转转就去哪儿转转,估计也不差钱,可你看《倚天屠龙记》里那么多血统各异、老少通吃的美女,有爱上他的没有?

啥叫细思极恐?啥叫一用狼牙棒误终身?

说起来,狼牙棒之所以成为“真·没人爱”的符号,倒还不仅因为它外形粗笨,从美即正义、颜值就是生产力的角度看,耍起来甭管怎么打追光加特效,就是没有耍刀耍剑耍折扇的帅。其实关老爷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,岳元帅一丈八的蘸金沥泉枪,跟丁泰师兄30多公斤的长狼牙棒,也就在伯仲之间,但真正的关键在于,人家两位跟央属公务员沈炼一样,也是体制内的人,精雕细琢、一看就挺贵的兵刃,除了用于打斗,还是一种礼器,抬出来是身份象征,不用动手,两丈八的气场就能把一般草民吓趴。

可狼牙棒的代言人是啥宁呢?是《水浒传》里古往今来使狼牙棒的头条好汉秦明,先因为性急鲁莽断送了青州兵马统制的远大前程,落草为寇后又被兄弟坑,受招安重新往上爬,战死也不过被追授个忠武郎的虚衔,越混越抽抽,活脱一个站错队白挨累的反面典型。还有以周星驰为杰出代表的群众演员金兵,虽然身强力大,挥狼牙棒杀大宋平民如斩瓜切菜,但架不住没文化,逃不了被鄙视的命。

不见那个被鲁迅和金庸都援引过的宋代朋友圈段子里,用韩少保/岳少保抵挡金兀术,麻扎刀对付拐子马,但狼牙棒打来,就只有天灵盖?这固然是像大先生说的,不以实力为根本的民气,以固有而不假外求之物自豪,拿自暴自弃当得胜,但又何尝没有一点俺们上等文化人“输阵不输理、输理不输嘴、输嘴不输气”的沾沾自喜?管他前半生后半生还是转世托生,做人最要紧是姿势好看,对不对?

要是主要靠影视剧和十万加网文塑造价值观的吃瓜群众,保不齐顺嘴就说出来了:

对呀!

但像我这种在刷剧刷朋友圈之余还有空看看培根的《新工具》的学院派科学记者呢,那答案就变成了:

屁啊!

真不是广告——别看今天的《新工具》是本象牙塔外乏人问津的老书,回到400年前,人家可是潮得和李开复论人工智能有一拼。而其中译本虽然略嫌佶屈聱牙,英文却是相当简洁且流畅有力,不比他的哲理随笔难懂。在那个时代,哥白尼、伽利略的天文学研究,哥伦布、达伽马的地理大发现,以及哈维和吉尔伯特对人体的重新认识,让当时吃瓜群众的老三观碎了一地、新三观亟待重建。培根老师试图用这本书回答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:旧梦已残,现实凶险,未来那么近又那么远,面对着前狼后虎和中年危机,想活不想跪、想留不想滚的话,咋办?

按照培根老师的看法,身逢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之时,一个极端是自以为代表新势力新方向,对一切事物都敢擅自论断,另一个极端是抱残守缺,对任何问题都不存了解的希望,对自己的力量视作草芥,但这种殊途同归的虚妄自信或虚妄自卑,都是妨碍我们获取对新世界的健全和真实看法的幻象,无助于人类的心智与力量合为一力。真正有创造性的成就,要求借助新工具的力量,但这种新,又不是形式上的新,更多的是一种新勇气、新观念和新认识,是一种以进击为姿态的实在和坚守。

听没有懂好懵逼?

那就容我结合培根老师的思想、用绣春刀的语言来演绎一下吧:

宝刀纵有千般好,为虎作伥受不了;

世易时移人也异,有时需要果断放弃,有时需要守住桥头,还有时需要没啥胜算依然挺身一战,虽万千人吾往矣;

狼牙棒不帅能顶急用,师夷长技才可以制夷,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管它造型犀利不犀利?

现在明白我为啥最喜欢丁泰老师的狼牙棒了没?

就算没有亮闪闪的主角光环,就算没有御赐和祖传的绣春刀,面对新的敌人新的战役,为了你真心珍视的那些人、那些事和那些原则,也请一定握紧你手中的狼牙棒,打美好的仗,走当走的路。

话说回来,既然那么帅的张震都能当备胎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?

人总是要有梦想的,万一实现了,苏州有诗诗、杭州有幂幂、住在大宅子里撸猫的那个人,保不齐就是使狼牙棒的你啊!

(图片来自网络)

回顾往期可点击:


文章版权归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所有,欢迎转发到朋友圈,转载请联系后台

点击以下封面图

一键下单「杭州保姆纵火案调查」

 点击阅读原文,今日生活市集,发现更多好物。

没有御赐的绣春刀,那就握紧你的狼牙棒